“肝”论文的问题出在哪里

2018-01-13 11:01:41    来源:光明网        责编:刘立峰

作者:熊丙奇

“你作业写了么?”“还没……”“deadline是哪天?”“三小时后……”“写论文最大的收获是啥?”“熟练掌握了复制粘贴的技巧。”期末季,除了吐槽考试,关于期末论文的吐槽也大量涌现。最近出现了一个新动词,叫做“肝”,最初的用法是“肝”游戏,指熬夜玩游戏很伤肝,现在的期末季朋友圈里,出现了“肝”论文的用法,而与之相关的词汇为:丧、deadline(死线,意味截止日期)。

“肝”论文的问题出在哪里

之前,舆论大多聚焦于本科生吐嘈毕业论文,质疑毕业论文是“鸡肋”,而现在,课程论文也被纳入了吐槽之列,写论文现在大多变成了“赶论文”,研究、撰写论文渐渐变质。如何看待学生对课程论文的吐槽,关系我国大学怎样推进本科教学改革,怎样提高本科教育质量。一些学生呼吁取消课程论文,恰恰体现了现有的以期末论文为主的教学评价问题。

现在部分高校要求学生撰写课程论文,大多存在两方面问题。一是有的老师只顾布置课程论文题目,并不对学生进行课程论文指导。于是很多学生不知道怎么选题,怎么开展研究。在deadline前“挑灯夜战”,在网上查找资料,“花式”复制粘贴,这样“赶论文”,根本达不到提高教学质量的效果,反而弄虚作假的现象越来越多,那它的意义何在?这种情况现在不仅存在于课程论文中,就连毕业论文也是如此。

上述问题,当然和高校教师对整体教学的态度有关。近年来,我国不少大学存在重学术研究,轻教育教学的情况,教师对教学的投入和关心不足,因而出现了对于课程论文应付对待的心理。针对课程论文存在的问题,我国有的大学教师也呼吁取消,这是耐人寻味的。因教师不愿耗费大量精力,就不思考如何通过投入指导来解决课程论文问题,这一点,要看齐欧美发达国家的大学。给学生布置课程论文后,欧美发达国家的大学教师会花大量时间指导学生,包括讨论题目,进行调研,以及组织研讨课等。

二是我国高校布置的课程论文,大多没有结合课程和学生实际。大学有的课程,如基础理论课程,是可以布置课程论文的,但一些实践性课程却并不适合。

举个例子来说,一位在加拿麦吉尔大学读工程一年级的学生告诉我,他们大一有一门“设计理论和方法”课,被公认是工程专业最难的课,虽然只有3学分,可是学生却往往要付出10学分以上的努力。教师要求学生在学习这门课时,先2个同学一组完成5个小机器人设计,最后6个同学一组完成一个大机器人设计,为完成考核任务,很多同学在最后阶段就吃住在实验室。完成大机器人设计后,全系组织为期一天的比赛,由十几位教授组成答辩专家组对学生进行答辩。考核中,小机器人、大机器人的设计情况,设计报告、答辩以及比赛结果都是评分考核项。

这样一门课程考核的要求,实际上已超出了我国很多大学提出的毕业论文(设计)难度,对老师和学生都有很高要求。由于重视每一门课程的质量,发达国家的大学通常不要求学生撰写毕业论文,而是通过每一门课程的学分情况判定学生是否可以毕业。

对于一些大学生来说,犹如“鸡肋”一般的课程、毕业论文,如果我国的大学都能重视学生每一门课程的教学质量,根据每一门课程的特点设计教学活动、教学评价,且严格要求,那么,大学毕业或许并不是只有撰写毕业论文这一选项,而平时的课程教学活动也不会这样被屡次质疑、吐槽。(熊丙奇)

招聘英才

中央机构 | 人大机构 | 国家主席 | 国务院 | 最高人民法院 | 最高人民检察院 | 政协机构 | 民主党派 | 群众团体 | 驻外机构 | 友情链接

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 | 网络110报警服务 | 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 | 中国新闻网站联盟

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

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 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[2011]0252-085号

关于我们 | 人员查询 | 法律顾问:北京市冠腾律师事务所 | 本站地图 | 电话:010-68207793 | 投稿邮箱:chinacjpd@163.com | 刊登广告 | 对外服务:访谈 直播 广告 展会 无线

可信网站
诚信网站
中国网 官网 传媒经济官网
微信扫一扫 微信 获得更多内容